9月即時物流資本戰:國內國外冰火兩重天,企業出海將更難?

 行業動態                 |    2018-10-11 22:10

本月國內即時物流融資表現相對冷清,無論是從企業融資筆數,還是額度來看,都不及8月,共計4筆,總金額因有兩家未透露,總估值在31.64億元以上。

自從7月點我達拿著2.9億美元和眾包服務走進阿里巴巴,拉開資本落戶的帷幕之后,隨后的兩個月包括閃送、UU跑腿、達達-京東到家等幾家活躍著的企業均在這個夏天拿到了一筆資金,包括美團點評上市、餓了么拿到的阿里30億市場鞏固基金等,資本來到9月開始恢復平靜。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這些拿到錢的企業花錢造內功、鋪市場或將是主基調,因為拿到下一波投資者青睞的入場券只會越來越難。

從各家拿資的歷史來看,融資時間一直較分散,集中于2018年的這個夏天,最主要原因還是即時物流行業的市場需求正在快速的催生規模,據國家郵政局最新統計數據,即時配送的同城速遞領域在未來幾年仍將保持30%的增速,預計到2020年市場規模將超2000億元。但美團上市,餓了么、點我達投入阿里巴巴懷抱等,新零售概念的火爆,或許也是資本加碼的助推器。

▌國內資本暫緩,轉投生活消費類本地配送企業

進入9月后,資本的落腳點回到以外賣、社區生鮮為主流量的配送平臺。除了前面的躋身頭部的專業跑腿平臺,在資本愈難的如今,新進場的小跑腿企業似乎乏人問津,對于資本來說,拿錢給現有的幾家頭部企業躍遷服務遠比孵化它們來的容易。所以,短期內資本的切入點還將在這些自帶流量的生活消費類的本地服務物流平臺。當然,即時物流平臺講究規模為王,市場鋪得越開服務范圍越大反而跑起來更快,要的錢也越多,所以我們猜測,下一波資本再入局不會很久遠。

從9月整體情況來看,共4家同城配送企業拿到融資。搬運幫作為后起之秀的網約貨車平臺,2017年正式上線,如今已經開始盈利,算是行業的一匹黑馬。如今也與快狗打車(前身58速運)、貨拉拉開始競爭,此輪拿到的5600萬將主要用于技術、市場和人才投入,投后估值達到3.5億元。

當然,相比估值已經達到獨角獸級別10億美元的快狗打車,貨拉拉由于歷輪融資額度均不夠高,暫時還未達到獨角獸估值,但兩者的體量之下,搬運幫的價值還遠遠不及。但網約貨車領域,小到搬運日用品,大到車輛運輸,都還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價值,搬運幫或者更多的企業將持續爭奪這一市場。

而另外兩筆未透露金額的外賣配送企業均屬于小而美的垂直平臺,且在配送風格和供應鏈模式上極具創新風格。有得食是香港的團餐品牌Goforeat Tech旗下的外送平臺,于今年3月上線,目前平臺已經實現了從下單-支付-配送的全套交易閉環。其主要模式就是“每天一道菜”,然后做“精選+預定”的外賣服務。

不同于美團、餓了么為用戶提供各式各樣的餐飲選擇,有得食只與第三方合作商每日為客戶提供一種菜品,而預定需要提前一周,這樣一方面可以精準確定用戶口味和數量,繼而用大數據規模采購、大大的減少供應鏈成本,這種做法也將人為因素降到較低。其配送方式也很特別,平臺自營配送,固定區域、固定時間,固定6個取餐點,用戶需先選擇最接近自己的辦公大樓,在上午11點前下單收獲。

有得食這樣的做法是盡可能降低了成本,但其實靈活性并不高,對于用戶來說限制頗多。但在外賣普及度并不高的香港來說,據Euromonitor數據,香港餐飲業總收入約為650億港元,而只有20億港元的交易額來自外賣業務,也就是3%的占比,遠不及內陸城市的10%,這樣精準垂直的小而美外賣平臺已然頗受歡迎,未來市場或大有潛力。有得食此輪的投資人是何伯權,樂百氏創始人,早前投資過喜茶。

(何伯權的投資履歷:數據來源桔子it)

另外還有一家杭州的披薩企業慕瑪披薩,它主打的也是外賣配送服務。

2018年9月26日,“慕瑪披薩”股東列表新入4名機構投資投資者,分別為廣州絕了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杭州君辰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湖州君上春秋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和湖州君行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這四家投資機構里,廣州絕了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為絕了基金的投資實體,另外3家則是君上資本的投資實體。

從君上資本的16次投資歷史來看,其主要關注早期B2B、交易平臺,其中本地生活類投資金額最多,達到3.3億元。

從慕瑪披薩的這兩次融資走向來看,資金或更多的用來打開市場。其鋪店速度非???,目前開業門店已達到200多家,每家店覆蓋2-3公里的半徑,為了保證披薩的配送效率,慕瑪披薩早期從中央供應鏈到門店是一周送貨一次,如今一天一次,減少囤貨成本同時加大供應效率,而為了加快從門店到用戶速度其不再采購原料而直接批量購買凈菜凈果。

此外,早期其配送主要是自己雇人,如今則開始合作第三方配送平臺,也就是類似點我達等專業配送平臺的機會。

(慕瑪披薩融資歷史:數據來源企查查)

另外,9月初每日優鮮拿到了由高盛資本、騰訊領頭的4.5億美元融資,騰訊一路孵化下的每日優鮮,走到如今,它已成為騰訊智慧零售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當然,每日優鮮三公里前置倉的配送體系,也是騰訊的聚焦點。如今頭部生鮮電商企業,它們背后都是電商零售的格局之戰。

(典型垂直生鮮電商平臺融資情況,掌鏈據公開資料整理)

而在阿里騰訊京東之外,依然仍有一大批新的以社區為服務主體的生鮮電商平臺正在崛起。

據掌鏈觀察,從8月底開始,包括“十薈團”、“呆蘿卜”、 “食享會”、小美鮮生等全國各地的幾十家社區生鮮平臺紛紛拿到了融資,9月第三周幾乎每天都有融資,有時一天連著多家拿到資本,且融資額度多家過億。

社區模式受到資本追捧很好理解,在懶人經濟模式已經開始滲透背景下,新零售先一步走近消費者,將三公里配送半徑的服務內容開始整合發散出去。社區店顯然能讓消費者感覺更安全,而生鮮高頻剛需普適,自帶天然的大流量,第一個火起來也是必然。

▌國外融資勢頭很猛,國內即時物流企業出海技術或成敲門磚

9月,拿到融資的5家國外企業分別是印度的DailyNinja和WheelsEye,日本的Postmates,馬拉西亞的Supplycart,英國的Deliveroo。除去被Uber收購的英國版“美團”Deliveroo,在地域分布上來看,其它企業更加集中在東南亞和東亞。而國內電商企業包括阿里、騰訊、京東輻射物流市場時也首選了這些國家。

據東南亞物流市場專家 Ali Ridha Madihid于36氪發布的自撰文章來看,2018年,東南亞的物流體系只覆蓋了大部分的一二線城市,還未全方位的鋪開。受限于零散破碎的交通地理環境,整個區域至今缺乏完整的物流體系,成為電商企業家們的痛,但該區域龐大的人口量與需求又是整個物流市場不得不拿下的紅利機會。

所以,在長距物流需要更多精力和倉儲鋪墊的時候,短線服務直買直送的即時物流正在崛起。拿到投資的這五家即時配送企業,均屬于超輕量短時間的配送服務平臺,配送品類包括食品,日用品,辦公用品等。而投資人也有我們較為熟悉的紅杉資本、老虎基金和Uber等?;蛟S是在國內即時配送企業經歷發展熱潮以后,巨頭企業也已經分割完成,這些資本開始走向尚不飽和的國外尋找機會。

(掌鏈據公開資料整理)

2017年,Deliveroo曾拿到一筆3.85億美元的融資,當時的資產估值就已經超過20億美元,可以說是歐洲資金最充足的初創企業之一。所以,意味著此次Uber對其的收購價格或需超過20億美元。

對于Uber來說,Uber今年1月拿到日本軟銀的12.5億美元投資,8月底再次拿到豐田汽車的5億美元戰略投資,憑借這幾筆資金,Uber有意愿也有能力預計將于明年進行的IPO之前,在外賣市場上對競爭對手進行收購,以此來維護自己的領先地位。

此外,最近兩個月,多家美國的外賣送餐企業也都完成了融資。其中,由三個華裔創立DoorDash在8月融資2.5億美元,它一直與Uber的外賣品牌Uber Eats兩不相讓,而6個月以前,它剛剛完成了一筆5.35億美元的融資,領投方也是軟銀。軟銀軟銀一直在向全球各地的上市公司注入資金,最近剛剛收購了Uber 15%的股份,成為最大股東。而在本地生活服務領域,它也多有涉及,除了國內淘心、考拉等,東南亞估值超過百億美元的生活服務平臺grab也是其投資對象。

但包括DoorDash等國外即時配送平臺都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配送費較貴。以DoorDash為例,其一單配送費到1.99美元到5.99美元之間,也就是18元到54元之間,有時還要算上給配送員的小費。如果是單人點的話,這些費用加起來可能會占了整單金額的25%以上。在人力成本高企的情況下,如何通過技術提高配送效率或許也是國內即時配送平臺出海的一個好的突破口。

相比傳統快遞物流全球布局打通國際供應鏈的必然走勢,短線的即時配送平臺出?;蛟S依然會先選擇人口紅利較高的印度等,而在競爭當地具備先天優勢的企業,國內企業出海搶奪國外市場只有靠相對領先的配送系統,DoorDash的快速起步靠的就是創始人們研發的智能分發配送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