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快運行業焦慮到不行了

 行業動態       |    2018-11-15 10:22

我們上一篇文章講,物流快運行業起網的紅海競爭模式,因為沒有未來,最終會因無錢可燒會陷入困境,最終會被生態化的萬物物聯取代;其實,因為前一種模式的囚徒困境,行業網絡自救,行業中靠賣軟件生存的模式,似乎有復活的跡象,這當中,有傳統軟件的升級,有互聯網軟件售賣,有自營系統軟件按傳統模式收使用費、端口費,你會說,這個會不會代表行業未來?肯定不會!因為信息仍然是分割的,這個分割的格局是這個行業頑疾,軟件的橫行只能加劇行業的撕裂,而且,細究一下會發現,最終這些軟件企業,還是面臨競爭,軟件企業能賺到賣產品的錢,但會相當艱難—因為,互聯網精神在根基上是免費的,這不是理念,這是互聯網企業生存的法則;

起網補貼沒有未來,但仍然是補貼橫行;只要手里有了資本助推,這些錢很快就拿來補貼市場,這家網絡就會陷入瘋狂模式。關于起網的死局,我們想請行業內的人思考兩個問題:1:為什么其它行業都互聯網化了,而物流行業還在傳統的邊沿掙扎?2:10萬億的市場,就按公路運輸6萬億計算,1%的補貼需要多少錢?

我們其實可以倒推著回答。因為,互聯網在其他行業的補貼是可以有效,因為行業規模不是恐龍級別的,1%補貼就是600億,這個基數誰家是傻子才會往上撲,所以,互聯網行業規則在這里失靈了;既然補貼不可以一統市場,那么,第2個問題也回答了,模式的僵化和抄襲,是這個行業成為了目前中國最落后、最無序的行業;

信息化是必由之路,但這個行業被做信息化的企業割裂為無數的碎片,當互聯網平臺或企業無法盈利,干脆就撕破臉皮開始收錢;盡管沸沸揚揚、盡管罵聲載道、游行示威,收費模式行業慢慢認可了,這也就等于認可了這種被撕裂的信息格局,這當然也界定了這個行業未來,各自拿著一條系統廝殺;就像原始的部落,每家守著一些自己的一些資源和獨門發明的利刃武器,大家依舊在原始的氣氛中悲壯的廝殺;

總有一些行業是失靈的,對任何新的事物免疫;那是極細分的或壟斷的,比如軍工行業,比如手工打造鉆石;但大部分行業是有規律性的,假如第一次浪潮沒有撼動它的固化,那么,跨代的創新工具一定會帶來改變;象物流快運,互聯網的沖擊使之更加碎片化,行業的效率依然如故,那么,物聯網智能化如何?區塊鏈如何?垂直細分供應鏈可以嗎?一個個行業集群形成自己的垂直供應鏈,然后各自形成自體系和節點,用一種大的行業的區塊構成形成垂直供應鏈體系,甚至直接進化到工業四點零的體系,這個有沒有可能哪?

目前,可供行業發展的路徑大概有幾個,我們先說第一個,快遞的C端延伸;我們知道,在快遞行業,針對C端的服務已經非常成熟,當物流快運還在把最后一公里作為難題攻克時,快遞靠著這個起家已經固化江湖了。按常理講,快遞由C端向上游延伸是順理成章或者是必然趨勢,甚至一些快遞行業的人還擔心,順豐要是一下子介入快運,那快運還不都得死掉?

但為什么沒有?除了業態這個基本難題,關鍵問題是利潤,順豐干嘛要介入一個不賺錢的行業,不是快遞沒野心,是這個利潤無縫支撐快遞的運作體系。所以,順豐寧肯去投供應鏈也不向干線快運延伸。

C端延伸B端是個行業偽命題的最本質的原因是體系價值不匹配。對快遞行業來說,進入到C端的其他層面服務和更加細分的服務,產生的溢價更高,對他們更有吸引力。順豐之前做商品售賣的服務延伸思路是對的,但形態給做壞了,不一定是要買東西。對家庭服務來說,需求和空間遠比快遞要大,這才是個可延伸的藍海;

二是以倉為基點倉配模式;這個模式基本上是現在的快運模式通例。是由電商催發出來的一種新業態。我們認真研究一下就會發現,從供應鏈的角度,這個倉配模式事實是成品模式。也就是說,當一件運輸品是一家成熟的面向市場的商品時,它要入倉分流配送,最終在某個節點與C點相遇;商品的流轉不復雜,服務要求很高,這個行業目前是給時效給牽著鼻子走,跑偏了。舉例說,你晚一天可能要省幾十元(貨多配載),早一天要賠很多錢(拉直線路幾件貨也出車),消費者在乎你多一天或者少一天嗎?如果急,他會自己加加急費的。那么這個時效是誰弄出來的哪?是各家網絡,那慢一天我快一天,消費者就會選我,為了競爭多拿貨,大家拼命擠時效,最后,倉配是都賠錢。為什么賠錢?因為這個需求其實不是消費者真的需求,是個次級需求,現在,它成了那只檢驗網絡的兔子。

可以看到,改變生產好的商品流動的基礎不在它已經到倉后的環節(這個環節只能去攆那只兔子),它在哪里?再向上延伸的環節,在供應鏈,在它還沒有成品的各個環節;快運一般介入不到這個環節,這個環節基本上是企業物流、專項物流、干線物流的活,目前,就是這個活讓大家集體郁悶著,因為沒有找到真的破解之道。

從深層次上講,改變物流快運的根本出路是在基于區塊鏈的物聯網模式;存在即合理,我們其實不需要另起一種模式(這就是為什么起網有效但低效撕裂的根本原因),我們需要研究這個行業的生態,然后,用工具解決這個生態產生的問題,用行業生態中最基礎的要素來解決行業的高效和運營。

我們有2000多萬家中小企業,我們有80多萬家物流中小企業,我們有幾千萬卡車運輸司機,這么大體量,用一張網把它們連在一起,這個根本不是錢的問題,也不是網的問題,燒錢起網這個網總是破的和漏的,只有在生態上讓他們成為一體,讓它們在物聯的世界成為一體,這個行業才能走出目前的困境和撕裂?!鞠缕恼挛覀儊砑兄v什么是區塊式的物聯解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