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小說】阿馬爾的辣醬(下)

 宇平物流新聞   |    2018-10-26 10:02

作者@喜歡就捧捧場,也就是之前連載的《夏天里的十一個瞬間》中的主人公。這一次她記錄了同事的一段經歷。

雖然給辣醬瓶子貼上標簽,里面的辣醬還是一天天地少下去,阿馬爾每次去吃飯看見了心里都堵得慌,到后來郁結到一定程度,終于忍無可忍把還剩了一個瓶底兒的辣醬帶回家,然后去了市里的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店。那家店專門經營各類燒烤醬和辣醬,店主是個南美老頭,手頭頗有幾種“超級”辣醬,據說使用不當能造成人體傷害,因此品嘗柜臺旁邊兒常備牛奶和冰水,以供那些辣得七竅冒煙的顧客“滅火”,顧客無論要買要嘗都得簽一紙免責聲明。

阿馬爾跑去逛了兩圈兒,在超級辣醬貨架那兒找了一瓶兒跟自己家制辣醬差不多顏色的,簽字畫押請回家來,一咬牙灌進自己的辣醬瓶子,然后寫了一個新的標簽:“阿馬爾的辣醬!極辣!勿動!”然后還畫了一個歪歪扭扭的骷髏頭在上面。

第二天阿馬爾把辣醬放進公司員工餐廳的冰箱里,然后照例去庫房練活兒,時間一分一分地過去,到了午飯點兒照例他最后一個去,手頭的活兒還沒干完,公司保安進了庫房,把他給請到樓上的經理辦公室,經過員工餐廳的時候,他看到工頭薩米滿臉通紅涕淚橫流地坐在那里,手里拿著一盒酸奶,把舌頭伸進去泡著,一看到阿馬爾,騰地站起來口齒不清地大罵,罵了兩句又抓過一盒酸奶把舌頭泡進去,看來是辣大發了。

阿馬爾一笑,走進辦公室,經理把門關上了,又把玻璃門的門簾給降了下來,轉身兒就給了他一個熊抱……

十年之后……

庫房,阿馬爾從叉車上跳下來,掏出小刀,手腳麻利地割斷打包帶,再左右一劃,把外包裝的塑料薄膜劃開,然后把小刀插回刀鞘,蹲下身子開始往貨架上搬箱子。

庫房罷工已經五個月了,都是他們這些經理們維持著基本的運作,阿馬爾上完了貨,擦擦汗站在貨架前滿意地看著自己的肚子,五個月的體力勞動瘦身效果斐然,自己已經可以跟妻子大秀六塊腹肌了,拿著經理的工資,干普通員工的活兒,還順便健身,真是太特么值了!

庫房外,工會的糾查線設在停車場正門外,陽光和煦,薩米把手中寫著抗議文字的牌子放在草地上,坐在路邊兒喘息著看其他工友把一輛卡車攔住,卡車司機不耐煩地托著腮幫子等放行。薩米歇夠了,想站起來,但是大腹便便的實在吃力,只能翻身跪在地上,然后伸手讓人抓住了再爬起來。這樣的身板兒,去庫房做兩個小時就得累死,還是罷工好啊,每周三天來這里舉舉牌子,喊喊口號,再攔攔卡車,工會每周給補貼375楓葉刀,足夠天天不做飯,三餐去吃麥當勞肯德基漢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