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 | 快遞在復旦:承諾的背后

 宇平物流新聞   |    2018-11-11 08:02

“請問您覺得現在收快遞方便嗎?”

面對這個問題,北區的同學大概會諱莫如深地笑一笑,東區的同學也許會思索一番再做回答,仿佛只有“每天寢室樓小黑板上都寫滿了名字”的南區同學,以及坐擁宿管阿姨零號樓的本部學生才是人生贏家。

快遞在復旦,已經有好些年頭了。不過那些始終支撐著復旦快遞的人,對同學們來說往往只是取件時才會見上一面的陌生人。

本部零號樓快遞中心外的標志牌

零號樓:復旦快遞helper的一年

只要是在本部拿過快遞的同學,多半都會對這條短信有點印象。當然,其中也有許多人添加了這位“復旦快遞helper”為好友。

只是,或許很少有人知道,今年上半年才開始在信息中出現的這個微信號,背后的人正是復旦大學零號樓快遞服務中心的店長代國文。

“我是去年9月中旬來這邊的,之前的店長叫張虎,先在外面擺地攤?!贝鷩膶ξ覀冋勂鹆怂趶偷┑慕洑v。2015年下半年,張虎帶著優里入駐了零號樓快遞中心。后來,他因為身體原因不再管理,負責人就變成了代國文。

在2017年10月之前,快遞中心連防雨棚都沒有。代國文回憶道:“快遞也沒辦法分,就在外面堆著,堆了好幾天?!?/p>

現在的零號樓快遞中心外景

“其實這一年多來快遞公司還挺坎坷的?!彼χf。在這十二個月中,這里搭起了藍色大棚,實行了掃碼寄件,代國文還致力于宣傳并使用如今已有四千多位好友的微信號?,F在,零號樓快遞中心擔負著接收本部、北區、東區相當一部分快遞的職責,已經成為了復旦不可或缺的快遞樞紐。

其實,這個改變的過程并不總是一帆風順。北區剛剛合并時,代國文還擔心不得不跑到本部取快遞的北區同學會心生不滿而出言抱怨。不過還好,這種情況并沒有發生。

“有大多數同學老師的支持,才會讓我們繼續堅持下去?!?/span>

東區:鐵門的另一邊

比起“復旦快遞helper”,東區的中通快遞派送員也許更加默默無聞。

他名叫趙志龍,在東區同學的印象中,這是一位“工作很認真”的快遞小哥。這四年來,每天傍晚六點,他都準時在東區鐵門旁守候。在那里,趙志龍會在現場把快遞一個個標上序號,等著同學們憑短信通知領取。核對取件序號和姓名后,他會撕下包裝上的標簽,再把快遞交給同學們。

東區中通快遞的短信

在趙志龍接受采訪期間,一直都有同學過來拿快遞。他自己帶了兩盞小燈照明,也從沒停下休息過。東區的鐵門在晚上七點后便不能再打開了,一位學生說自己拿外賣時只好“一躍而起”——趙志龍也只能隔著鐵門派送小件快遞。但和同學們跳一跳就能接到外賣不同的是,遇到大件快遞時,他甚至需要爬高從鐵門頂上“扔”過來。

趙志龍隔著鐵門派送大件快遞

和還沒搭建大棚時的零號樓一樣,下雨對“擺地攤”的趙志龍來說也是最大的困難,“天氣潮是最糟糕的”。每天,他都要帶著大型的頂棚傘和雨棚過來,假如下雨,就得鋪上雨棚,再撐起大傘。

目前,趙志龍自己在外租房住,晚上十點多送完件才能回家?!艾F在還好,一天一百多件?!彼f,指了指裝修中的18號樓,“這棟樓沒裝修的時候,一天兩百多件,還要兩個小時之內拿完?!痹趶偷┧土怂哪昕爝f,趙志龍從沒有被投訴過,給快遞標號的方法也有效避免了拿錯件的意外。

標好序號的快遞

但是,對于快遞量更大、業務范圍更廣的零號樓快遞服務中心,事情就沒有這么簡單了。在采訪中,代國文始終保持著爽朗的語調,也總是笑著和記者聊天。然而,在朋友圈里,用著“頭皮發麻”表情包頭像的復旦快遞helper,意外地給一些同學留下了“暴躁”的印象。

快遞在復旦,本就不可能是一件易事。

朋友圈:我想聽聽你們的聲音

“這是2018年發生在復旦大學本部零號樓快遞中心的第幾次錯取快遞不歸還事件?”

這條來自“復旦快遞helper”的朋友圈,初看似乎充滿戾氣,甚至像是在小題大做。有些同學著實被這口氣嚇得不輕,提及快遞helper時都會小心翼翼地說“那個暴躁的快遞小哥……”。

“復旦快遞helper”的朋友圈截圖

但這也實在是無奈之舉。當初,代國文一直認為,在學校里不必像張虎那樣要求同學們憑一卡通取件。然而,今年上半年就有過兩三次錯取件的情況,甚至還有一個同學連續錯取過兩次沒有歸還。

就在10月底,又有同學錯拿了快遞,即便有監控,要順利找到誤取件的那位男生也是難上加難,最后只好由快遞中心賠償。代國文既意外又難受,才有了那些“暴躁”的朋友圈。

為了包裹安全著想,他決定以后還是讓同學們攜帶一卡通,排隊取件,核對姓名。

回首:那些被忽略的

最后我們看到的也許只是這樣一條動態,但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代國文確實付出了相當大的努力。無論是他、是趙志龍,還是其他的快遞從業者,都已經為復旦人做了很多很多。

在大學,難免會碰上收件人因上課、實習、出國而沒法及時取件的情況。代國文說,他們基本上都會電話聯系收件人,盡量保留快件,也會盡力聯系順豐的快遞員幫忙。采訪中,他反復強調,“大家有什么問題都可以在微信上找我,一些基本的問題都能解決的”。

零號樓快遞中心寄件處

另一邊,當我們詢問趙志龍“短信上說的三天不取退回是真的嗎?”時,他笑著否認說不是,“我們也不能直接退貨”,但三天不取件就會讓他的這一趟派送變成義務勞動。趙志龍還告訴我們,有個別同學一個多星期都沒來拿快遞——他一邊笑著提起這件事,一邊又嘆了口氣?!皝淼臅r候我也好好跟他說,”他回憶道,表明自己并不會因為同學不來取件而生氣,“我也說沒事,他自己心里也過不去的,復旦的同學自己也不好意思的?!?/p>

趙志龍還有一個習慣:為了不泄露同學們的個人信息,他總會按公司的要求,撕掉寫有詳細地址和手機號的上部標簽?!埃ㄟ@些標簽)保留到三個月上交總公司,總公司會拿到指定的地方統一鉸碎,這個信息就全部銷毀了?!?/p>

趙志龍與在東區取快遞的同學

很快,“雙十一”又會帶來一次大規模的沖擊。北區拆遷、東區裝修、眼看購物高峰又越來越近,在這個時間節點,總有些事不得不做,有些話不得不說。

如果:你們想看到什么樣的未來?

十一月,代國文已經聯系好了北區的臨時場地,“在北區的體育館,會持續7-10天,北區70%-80%的快遞都會轉移到那邊”。有了北區體育館,雙十一快遞業務的正常運轉便也多了一份保證。

“雙十一”期間的北區臨時場地(體育館)

(來源:“復旦快遞helper”)

十一月,趙志龍坦然接受了“雙十一肯定會爆倉”的事實。在處處缺人手的情況下,他告訴我們,除了加班找家里人幫忙外沒什么別的辦法。他還說,近期的進博會也有影響,“每個省現在進上海的件都要貼‘已安檢’的條,……要過X光機,就像地鐵一樣,一個個過安檢?!?/p>

貼有“已安檢”標簽的快遞

十一月,北區同學依然對舊快遞點念念不忘。“那個被拆掉的快遞點最方便”,一位同學這么告訴我們。目前,不與本部快遞中心合作的公司會把快遞車停在北區門口,發短信讓同學們取件——然而,“他會在中午12:00發短信,讓你14:30之前來拿”,也就意味著沒課的學生得放棄午休,而有課的學生就不可能有準時取件的機會?!拔矣X得北區體育館就很好,”得知雙十一安排后,有同學說,“希望以后學校還是能劃出專門的快遞中心吧?!?/span>

零號樓快遞中心內景

十一月,東區同學總是談起17號樓鐵門到19號樓鐵門的轉變。在趙志龍眼中,這不是什么特別大的變化,但對一些住在東區宿舍的學生而言,17到19意味著不得不繞路,使得取快遞的方便程度大打折扣。一位同學提出:“(維修之前)到鐵門真的很方便……(東區取快遞)目前還是蠻合理的,如果取件時間能延長一點就好了?!?/p>

放滿快件的貨架和來取件的同學

過了這個十一月,復旦的快遞業務還會繼續轉變、繼續發展下去,會有新的場地、新的措施、新的要求、新的挑戰……我們期待著未來,也親身體驗著快遞在復旦的未來。

快遞在復旦,不止是廣告詞上的信任、托付與承諾,也不止是快遞中心“最熟悉的陌生人”。每次取件寄件,我們觸碰的都是平凡而可敬、渺小而偉大的一切。

用代國文的話來做個結尾吧:“只希望我在職期間,快遞中心多點正能量,多點創新,我們與大家彼此間多點笑容?!?/span>

是的,只要這樣,便足夠了。

附送:雙十一復旦快遞地圖一份

TIPS

地圖時效:11月11日至25日

北區體育館營業時間:7:30-21:30,北區同學收貨地址按楊浦區武東路57號(武川路78號)填寫即可。順豐、韻達的寄件服務也同步恢復,寄件時務必記得帶好身份證哦。